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耳鼻喉科护士长坠楼身亡,护士身心压力大

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耳鼻喉科护士长坠楼身亡,护士身心压力大

8月12日上午,健康界从知情人士处获悉,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耳鼻喉科护士长不幸坠楼身亡。

「我们没有走进她内心,因为每个人都很忙。」和当事人同一家医院任职的一位护士长哽咽着说,她最想表达的是,疫情之下,从护理管理者到护士,身心压力都很大。

据健康界不完全统计,自德尔塔毒株引发的新一轮疫情以来,不到3周内,据公开报道,各地已经有18名护士晕倒在抗疫一线。

「疫情似乎看不到头。」

德尔塔毒株来势汹汹,在3周内,其引发的新一轮疫情,已蔓延至17个省市自治区。截至8月12日8时,全国共有21个高风险地区、198个中风险地区。

据国家卫健委数据,截至8月11日24时,现有确诊病例1836例,其中重症病例60例。

新一轮疫情,使各地医疗系统承受的压力测试陡然升级,医务工作者是这波冲击最直接的承受者。

这其中,护士群体,亟需受到更多关注。无论是疫情常态化,还是疫情正当时,她们都处在医患矛盾一触即发的门禁班、预检分诊台等岗位,身心压力一再加码。

有人向健康界反映,「我们处在随时可能失控的状态,有时候感觉,快要崩溃了。」

失控

崩溃、失控……这样的自诉,让闻者揪心。然而,更加可怕的人与事,却可能在发生前沉默无言。

8月12日上午,健康界从接近当事人的知情人士处获悉,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(下称「哈医大一院」)一名护士长跳楼。

据悉,跳楼者系哈医大一院耳鼻喉科护士长,名叫夏虹。「是在家里跳楼,不是在医院。」知情人士对健康界透露。

「我认识她,挺开朗的一个人,曾很顺利地晋升为耳鼻喉科护士长。」哈医大一院心血管病医院名誉院长、曾任哈医大一院党委书记的李为民告诉健康界,自己是从主管副院长那里核实后得知,确有其事,其跳楼原因可能是由抑郁症引起。

「我们都觉得心如刀割」,哈医大一院的一位护士长关晓告诉健康界,这件事情发生后,身边人都特别地难过,「虽然我们同为护士长,关系很好,但是平日里,夏虹并没有太多的表露个人情绪,我也没有走进过她的心里。」

夏虹跳楼的原因,目前尚无定论。院方表示,正在调查当中疫情都是护士,会在核实后对外通告。

「我们没有走进她内心,因为每个人都很忙。」 关晓告诉健康界,她哽咽着说,其实自己最想表达的是,疫情之下,每一位护理管理者,每一位护士,身心压力都很大,「相信全国的护士长们,都有同感。」

祸不单行。据8月12日南京市新冠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消息,8月11日,南京公卫医疗中心ICU病房一名护士,在例行核酸检测中结果阳性。经初步调查,该护士从7月29日起开始驻守医院,严格遵守了两点一线的驻地管理规定,目前怀疑,是护理患者的过程中发生了职业暴露。

据健康界不完全统计,自德尔塔毒株引发的新一轮以来,半个月的时间内,已经有17名护士晕倒在抗疫一线。

工作量不断加码

疫情再次笼罩下的低气压,让护士们承受着的压力和焦虑,与日俱增。

「拿我们医院手术室来说,今年的手术量,比2019年增加很多,手术室拖班是必然的,今年前7个月,已经超过2019年全年的拖班时间了。」在东部地区一家地市级三甲医院任护士长的陈子琳告诉健康界,2020年疫情暴发之后,她所在的医院患者大幅减少。

后来她发现,这些病人并没有消失,而是就医的需求往后延迟了。疫情常态化之后,她所在的医院病人剧增,护士的工作量和压力,也相应增加。

医院要生存和发展,在护理人员紧缺情况一直未得到缓解的情况下,加班,就成了必然。

陡增的疫情防控工作,更加剧了护理人力紧张的情况。陈子琳说,在各病区门口值守「门禁班」岗位,把控探视和陪护人员的出入,监督患者及其家属戴口罩、扫行程码、健康码等,也大都是护理人员在做。

据健康界不完全统计,疫情期间,为避免因探视引发院感等问题,国家卫健委至少在发布的6个通知里,对于医院探视、陪护作出了一系列的要求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耳鼻喉科护士长坠楼身亡,护士身心压力大

分享到:更多

相关推荐

    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       
    验证码:

    © 2015 料封泵|气力输送泵|粉体气力输送系统|除尘器厂家|粉煤灰输送设备|灰库输送系统——巩义市孝义金海机械厂